任务多网赚 » 历史小说 » 大秦荣耀最新章节列表 » 章节目录 第73章 道家景监(六)

章节目录 第73章 道家景监(六)

文/秀丽万芊
推荐阅读:踏歌远行 山河血帝 快穿炮灰女配 穿梭在无限废土 重生电子帝国 霸道老公,抱一抱 极品全能学生 完美世界 星光璀璨:重生第一影后 桃运双修
    景监安坐于木墩,在嬴荡扫视之下,依旧自信坦然,嬴荡思忖许久,依旧不解,只好拱手问道:“景监所言,甚是奇闻,荡不解,还请解惑?!?br />
    景监赶忙还礼,随后,举起双手,对击几下。

    啪……啪!

    “启禀将军,帐外有一女武士求见!”

    卫士的禀告,让看着景监的嬴荡挑了挑眉头,景监面带笑颜,右手平举,请视嬴荡于帐门,说道:“主上莫急,监之所以能断定三晋来犯,乃一岁之后,皆是因这名女武士之故,准其觐见,主上之疑惑,自可得解?!?br />
    “准进!”

    之前已被景监虚晃两枪的嬴荡,此时,早已长了记性,断不会再心绪大动,高声批复卫士之禀告后,视线移向帐门之处,等待那名女武士的出现。

    哒……哒……

    一阵木履鞋独特的走路声响起,帐门之处,一名少女武士出现,嬴荡观之,心中大赞,眼前这名女武士,浑身干练,着一红色短褐,头带紫色布冠,一柄利剑置于勒带,葱白双足,龙行虎步,剑眉如墨,脸色肃然,当真乃一女武士!

    未等景监发言,女武士行礼,嬴荡就立刻赞道:“堂堂一武士,世间奇女子,壮士免礼,先请入座?!?br />
    女武士朝景监望去,见其微笑点头示意之后,朝着嬴荡拱手还礼,坐于木墩之上。

    女子为武士,在中原列国,荆楚之地,皆属罕见,不过,在彪悍蛮荒的西垂之秦土,却是极其普遍,嬴荡生平所见之女子,皆如娘亲一般,弱如扶柳,英武雄俊之女子,只见过一个半,眼前女子算一个,而阿姊骊江,仅算半个。

    嬴荡乃好武之人,见到如此英气逼人之女武士,自然多有欣赏之情。

    主上好恶,景监自然知之,女武士虽乃布衣贱民,却正好迎主上之喜好,嬴荡如此对待,景监并无惊讶,见嬴荡回望而来,景监继续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此女子,乃齐国游侠聂政之妹,名为仲荌,监前旬之日,委派通卒,将其从韩国旧都宜阳带来?!?br />
    “宜阳?!”

    嬴荡吃惊的望了一眼仲荌,脸上困惑之情浮现,五德之说,娘亲芈月早已教之,去岁伐郑之时,那群被嬴荡扣留的商贾,可是说过,中原列国,只有那田氏掌权的齐国,才尚紫色,眼前之仲荌,布冠佐以紫色,又乃齐国游侠聂政之妹,该是齐人才对,景监怎会从韩国将其带来?

    “个中详情,还是由在下告之大家吧?!?br />
    见嬴荡视线来回扫视自己头上之紫色布冠,未待景监解惑,仲荌拱手请言起来。

    仲荌之请言,非但没有让嬴荡放下之前的疑惑,反而在其听到仲荌称自己为大家之后,更加困惑了起来,大家乃家臣之家臣称呼家主之尊称,仲荌竟是景监之家臣,这可出乎嬴荡的预料了。

    景监乃是楚人,与齐国远距何止千里,他又怎会与仲荌相识?而且仲荌之兄,乃是游侠聂政,游侠之人,大多率性而为,或可为钱财与意气,替他人卖命,但委质效忠,做人臣下之事,却极其稀少。

    游侠效忠,尚且稀少,眼前之女,更乃罕见之女武士,自是更加罕有,嬴荡视线在景监与仲荌彼此之间,来回扫视,希望能看出什么原由来。

    仲荌身有游侠之气,与景监不同,倒是没有过多顾虑,自顾自的言说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仲荌之分说,嬴荡也渐渐知晓了其中的缘故,昔日,韩侯取新君继位,因为韩景侯崩世之前,采取了还都宜阳之举,以宗族亲贵护持幼子继位,所以,韩侯取继位之初,韩侯取之叔,韩傀任相国。

    而当时,韩大夫严遂乃韩侯取之亲信,深受器重,韩侯取顺利继位之后,就急于掌控权利,可其叔韩相韩傀又怎能轻易放下权利,严遂这名韩侯取的亲信,自诩忠臣,在某次朝会之时,遂向韩傀发难。

    公开指责起韩傀的过失,韩傀贵为相国,怎能甘受区区一大夫的指责,因此怒斥严遂,严遂激愤之下,竟拔出利剑,欲要刺杀韩傀,可韩傀之党羽众多,韩傀亦是故意为之,欲要借严遂鲁莽之秉性,将其阴杀。

    幸好,朝堂之上,韩傀之敌阻止了严遂,此事方得以揭过,严遂见韩傀党羽众多,怕被韩傀寻机杀害,遂流亡他国,离乡之恨让严遂仇恨深种,打探列国,寻找游侠助之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聂政之母古稀之年整寿,聂政大肆操办,往来游侠故交无数,严遂得到消息,赶往濮阳,献巨金为其母庆寿,求其为己报仇。

    聂政待母亲亡故之后,守孝三年,于前旬潜入韩旧都宜阳,一人独袖,仗剑而入韩傀府宅,以白虹贯日之势,将韩傀刺杀于阶上,继而格杀韩傀侍卫数十人。因怕连累与自己面貌相似的妹子仲荌,遂以剑自毁其面,剖腹自杀。仲荌在宜阳集市寻认兄尸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景监委派,潜伏于韩都宜阳的通卒,见此情况,当即将仲荌劝说离去,带于景监面前,随后,景监表示将来能助仲荌为兄复仇,仲荌这才委质效忠于景监。

    嬴荡听完仲荌之言,惊讶的望了望仲荌,随后又转而看向景监,仲荌此女,英气逼人,没想到竟有如此悲惨之事,其兄所为,嬴荡无从评说,可其侍母极孝,重义如此,却让嬴荡极其敬重。

    而对于景监之才,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,景监之前,可只是受自己委派,仅负责军务,可其却能安排手下通卒,潜伏于韩都宜阳,这种大局谋划,对于嬴荡来说,可是极其匮乏的。

    仲荌之言,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益处,景监自然知晓,只是,上善之水,常示无形,景监却并未自傲,待仲荌言罢,坦然拱手,接着分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韩之相国新丧,韩侯取眼前首要之事,乃是分化瓦解韩傀之党徒势力,所以必无法近期起兵,而魏国为了自身考虑,也需要韩国的实力有所损耗,正因如此,一岁之内,三晋之军,断不可能来犯!”

    洋洋洒洒一番己见,却将眼前之情,分说的如此清楚,嬴荡望着景监,满意之色,溢于言表,甚感自己何其幸运,能得如此才具非凡之人委质效忠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:第72章 道家景监(五) 返回《大秦荣耀》目录 下一章:第74章 景平占阳翟(快捷键 →)